35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的世界编辑器 > 第一百七十章 龙来龙去

第一百七十章 龙来龙去

推荐阅读:

    海格的小屋中,在炉火的正中央,在水壶的下面,卧着一只黑糊糊的大蛋。

    这就是那枚龙蛋!

    郝方已经通过哈利,连续看到过它好几次,但它的孵化速度并不快,这多少让人着急。

    幸而,在某一天下课的时候,城堡里刚刚传出铃声,哈利和罗恩匆匆跑过场地,朝森林禁地的边缘奔去。

    海格迎接了他们,他满面红光,非常兴奋。

    “快要出来了。”他把他们让进小屋。

    那只蛋躺在桌上,上面已经有了一条深深的裂缝。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停地动着,传出一种很好玩的咔嗒咔嗒的声音。

    他们都把椅子挪得更靠近桌子,屏住呼吸,密切注视着。

    突然,随着一阵刺耳的擦刮声,蛋裂开了。

    小龙在桌上摇摇摆摆地扑腾着。它其实并不漂亮;郝方觉得它的样子就像一把皱巴巴的黑伞。它多刺的翅膀与它瘦瘦的乌黑身体比起来,显得特别的大。它还有一只长长的大鼻子,鼻孔是白色的,脑袋上长着角疙瘩,橘红色的眼睛向外突起。

    它打了个喷嚏,鼻子里喷出几点火星。

    “它很漂亮,是不是?”海格喃喃地说。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小龙的脑袋。

    小龙一口咬住他的手指,露出尖尖的长牙。

    “越来越想现在就去抽血了……”郝方就觉得自己的手蠢蠢欲动,只可惜目前并没有好机会。

    为了这条龙,海格可谓是寸步不离,根本无法让人有好机会。

    真要说机会的话,估计只有一个,现在还要继续等待一二。

    此时,海格突然脸色刷地变自了——他一跃丽起,奔向窗口。

    “怎么回事?”

    “有人刚才透过窗帘缝儿偷看——是个男孩——正往学校里跑呢。”

    哈利一下子蹿到门边,向外望去。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他也绝不会认错。

    马尔福看见了小龙。

    与海格等人的紧张不同,郝方只看到了那个即将到来的大好机会。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马尔福脸上隐藏的不怀好意的笑容使得哈利、罗恩非常不安。他们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待在海格昏暗的小屋里,对他摆事实讲道理。

    “你就让它走吧。”哈利劝道,“把它放掉。”

    “我不能。”海格说,“它太小了,会死掉的。”

    他们打量着小龙。

    短短一个星期,它的长度已经是原来的三倍。一团团的烟从它鼻孔里喷出来。

    海格把看守狩猎场的工作撇在了一边,因为小龙弄得他手忙脚乱。地上扔满了空的白兰地酒瓶和鸡毛。

    “我决定叫它诺伯。”海格用泪水模糊的眼睛看着小龙,说,“它现在真的认识我了,你们看着。诺伯!诺伯!妈妈在哪儿?”“海格。”哈利提高了嗓门,“再过两个星期,诺伯就会变得跟你的房子一样长。马尔福随时都可能去找邓布利多。”

    海格咬着嘴唇:“我——我知道我不能永远养着它,可我不能就这样把它扔掉,不能啊。”

    哈利突然转向罗恩。

    “查理。”他说。

    “你也犯糊涂了。”罗恩说,“我是罗恩,记得吗?”

    “不——查理——你的哥哥查理。在罗马尼亚,研究龙的查理。我们不妨把诺伯送给他。查理可以照料它,然后把它放回野生环境里。”

    “太棒了!”罗恩说,“怎么样,海格?”

    最后,海格总算同意他们先派一只猫头鹰去问问查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简直度日如年。

    不只是哈利、罗恩、海格觉得度日如年,就连被动等待着的郝方也是如此。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的话,事情就会变得麻烦。

    星期三晚上,在别人都已上床睡觉之后,哈利仍坐在公共休息室里。

    墙上的钟刚敲过十二点,肖像洞突然被打开了。

    罗恩脱下哈利的隐形衣,仿佛从天而降一般。他刚才到海格的小屋去帮他喂诺伯,诺伯现在开始吃用木板箱装的死老鼠了。

    “它咬了我!”罗恩说着,给他看自己的手,上面包着沾满血迹的手绢,“我一星期都没法拿笔了。告诉你们吧,龙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动物,可是看海格对待它的样子,你还以为它是一只毛茸茸的小兔乖乖呢。它咬了我以后,海格还不许我吓唬它。我走的时候,还听见他在给它唱摇篮曲呢。”

    漆黑的窗户上传来一阵拍打声。“是海德薇!”哈利说,赶紧过去把它放了进来。“它肯定带来了查理的回信!”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看那张纸条。

    亲爱的罗恩:你好吗?谢谢你给我写信——我很高兴收养那只挪威脊背龙,但是要把它弄到这儿来不太容易。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先把它送到我的几个朋友那里,他们下个星期要来看我。麻烦就在于,千万不能让别人看见他们非法携带一条龙。

    你能否在星期六的午夜,把脊背龙带到最高的塔楼上?他们可以在那里与你会面,趁着天黑把龙带走。

    请尽快给我回音。

    爱你。

    查理

    “我们有隐形衣呢,”哈利说,“应该不会太难——我认为隐形衣足够遮住我们两个人和诺伯。”

    他与罗恩达成了共识。

    看到这封信的出现,郝方终于有所安心,看来剧情并没有在这里发生异变。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可是挪威脊背龙,这类龙相当珍贵,绝对是稀有龙种。

    养龙场那里都是养着普通龙种居多,想要引进一条稀有龙种,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查理自然愿意为此冒险,因为这是相当值得的事情。

    这会成为他的业绩,升职加薪都不成问题。

    不过,事情出了麻烦。

    第二天早晨,罗恩被咬的那只手肿成了原来的两倍。他不知道去找庞弗雷夫人是不是妥当——她会不会看出来这是被龙咬的?

    然而到了下午,他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伤口变成了一种难看的绿颜色。看来诺伯的牙齿是有毒的。

    一天的课上完之后,哈利飞快地赶到医院,发现罗恩躺在床上,情况非常糟糕。

    “不光是我的手。”他低声说,“虽然它疼得像要断了一样。更糟糕的是,马尔福对庞弗雷夫人说,他要向我借一本书,这样他就进来了,尽情地把我嘲笑了一通。他不停地威胁说,他要告诉庞弗雷夫人是什么东西咬了我——我对庞弗雷夫人说是狗咬的,但我认为她并不相信——我不应该在魁地奇比赛时跟马尔福打架,他现在是报复我呢。”

    “到了星期六午夜,就一切都结束了。”哈利安慰道。

    但这丝毫没有使罗恩得到安慰。恰恰相反,他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出了一身冷汗。

    “星期六午夜!”他声音嘶哑地说,“哦,糟糕——哦,糟糕——我刚想起来——查理的信就夹在马尔福借走的那本书里,他一定知道我们要弄走诺伯了。”

    对此,郝方彻底无语了,这简直是让他无法形容了。

    果然在整部剧情中,总是看到罗恩在坏事,几乎很难看到这人的闪光点,难怪许多读者都对罗恩和赫敏配对感觉到强烈的不满和怨念。

    还好,郝方已经改变了剧情,已经不会再有这种糟心的事情。

    不止是郝方自己,他想即使是哈利,现在的心情一定也是极端无语,但是看到罗恩还受着伤,也没有心情指责他。

    另外,哈利没有来得及回答,庞弗雷夫人正好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叫他们离开,她说罗恩需要睡觉了。

    哈利相当纠结,但知道他已经别无选择,计划不可能再更改了。

    他去通知海格时,发现大猎狗牙牙坐在门外,尾巴上包着绷带。

    海格打开窗户跟他说话。

    “我不能让你进来。”他喘着气说,“诺伯现在很难对付——我拿它没有办法。”

    哈利把查理来信的事对他说了,他的眼里噙满泪水,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诺伯刚刚咬了他的腿。

    “呵呵!没关系,它只咬了我的靴子——它是在玩耍呢——说到底,它还是个小毛娃啊。”

    小毛娃用尾巴梆梆地敲着墙,震得窗户咔咔直响。

    哈利走回城堡,心里盼望着星期六早点到来。

    海格要跟诺伯告别了,哈利如果不是忧心忡忡地想着即将采取的行动,一定会为海格感到难过的。

    那是一个漆黑的、阴云密布的夜晚,哈利到达海格的小屋时已经有点晚了,因为皮皮鬼在门厅里对着墙壁打网球,哈利只好一直等到他离开。

    海格已经把诺伯装进一只大板条箱,准备就绪了。

    “给它准备了许多老鼠,还有一些白兰地酒,够它一路上吃的了。”海格用沉闷的声音说,“我还把它的玩具熊也放了进去,免得它觉得孤单。”

    板条箱里传出了撕扯的声音,哈利觉得似乎玩具熊的脑袋被扯掉了。

    “再见,诺伯!”海格抽抽搭搭地说,“妈妈不会忘记你的!”

    哈利用隐形衣罩住板条箱,随即自己也钻到了袍子下面。

    怎么把板条箱搬到塔楼上去呢,哈利心里没底。

    随着午夜一分一秒地临近,他抬着诺伯走上门厅的大理石台阶,走过漆黑一片的走廊。

    上了一层楼,又上一层楼——尽管哈利抄了近路,也一点儿不省劲儿。

    “快到了!”哈利到了最高塔楼下面一层的走廊上,哈利喘着气心想道。

    前面突然有了动静,吓得他差点扔掉了手里的箱子。

    哈利忘了自己已经隐形,赶紧退缩到阴影里,看着离他十来步远的地方,两个黑糊糊的人影在互相扭打。

    一盏灯在闪亮。

    是麦格教授,穿着格子花纹的晨衣,戴着发网,揪着马尔福的耳朵。

    “关禁闭!”她喊道,“斯莱特林扣掉二十分!半夜三更到处乱逛,你怎么敢——”

    “你没有明白,教授,哈利波特要来了——他带着一条龙!”

    “完全胡说八道!你怎么敢编出这样的谎话!走——我倒要看看斯内普教授怎么处置你,马尔福!”

    摆脱了马尔福之后,通向塔楼的那道陡直的旋转楼梯似乎是世界上最轻松的一段路程了。

    哈利一直来到寒冷的夜空下,才脱掉了隐形衣。

    多好啊,终于又能自如地呼吸了。

    哈利一边等待,一边心中嘲笑马尔福,诺伯在箱子里剧烈地动个不停。

    这时,突然有一道魔咒,从哈利身后袭击了他。

    哈利直接昏倒了过去。

    同样穿着一件隐形衣的郝方,他早就等在这里,直到现在。

    他取出过箱子,对着那条龙直接施咒使之昏迷。

    龙对魔法的抗性极佳,郝方居然连施数道昏迷咒,才对它生效。

    不得不承认,再弱的龙也是龙啊。

    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他在此拿出针筒,直接从这头幼龙身上抽出一点血。

    然后,郝方就将龙放回箱子,然后重新摆回原位。

    他又是一道咒语,解除了施在哈利身上的昏迷咒。

    哈利顿时醒来,却只以为自己是打了瞌睡,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中了咒。

    大约几分钟后,四把扫帚突然从黑暗中降落了。

    查理的朋友都是性情快活的人。

    他们给哈利看了他们临时拴好的几道绳索,这样他们就能把诺伯悬挂在他们中间了。他们七手八脚地把诺伯安全地系在绳索上,然后哈利跟他们握了握手,又对他说了许多感谢的话。

    终于,诺伯走了……走了……不见了。

    哈利悄悄走下旋转楼梯,总算摆脱了诺伯这个沉重的负担,他的心情和手一样轻快。

    龙走了——马尔福将被关禁闭——还有什么能破坏他们的这份喜悦呢?答案就在楼梯下面等着呢。

    哈利一跨进走廊,费尔奇的脸就突然从黑暗里显现出来。

    “糟了,糟了,糟了。”哈利心中低语道,“我有麻烦了。”

    他把隐形衣忘在塔楼顶上了。

    郝方完成了自己的目的,还将通过哈利得到下一次机会,这再完美不过。

    倒霉的只是哈利,反正这本就是原本的剧情,郝方也不会特意提醒对方。

    禁林之行势在必行,只不过郝方平时根本不敢一个人去。

    因为禁林确实太过危险,只有利用剧情优势,在知根知底的状态下,才更能帮助郝方得到他下一步想要的东西。

    那是市面上绝对难以购买到的东西!

    ——独角兽的血液!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5/5274/42322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