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历史军事 > 水浒之特种兵王 > 第六百一十四章 红玉新婚

第六百一十四章 红玉新婚

推荐阅读:

    柴云渺道:“在县城和府城学馆里读书的人非常多,这些人大部分根本就不会进入大学。于其让他们学那些没有多少用的知识,还不如一开始就学习一技之长。出来之后,可以去做技工,可以来各衙门帮忙,岂不是物尽其用皆大欢喜了!”

    陈枭不由的点了点头,许贯忠虽然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样的观念,却也觉得柴云渺说的有道理。

    柴云渺继续道:“而那些有远大志向且成绩优秀的,就循序渐进逐步进入大学,从大学出来的,就算不能独当一面,也应当是十分有用的人才!”

    陈枭笑道:“没想到云渺对于教育竟然有这样独到的见解!”柴云渺给了陈枭一个‘你才认识我啊’的娇俏眼神。陈枭呵呵一笑,看向许贯忠,“许先生觉得如何?”许贯忠感慨道:“如此可真是别开生面,开前人所未有的局面啊!似乎非常可行,毕竟建设学堂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培育人才,而柴小姐的建议可以最大限度的将学堂的学子培育成才!毕竟资质平庸之人是占了绝大多数,按照传统的方法培育,最后他们只能是毫无作为,只是识得几个字而已!只是,只是怕很多读书人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啊!”

    陈枭道:“既然你也认为这种方法好,那么就这么实施吧!至于一些人无法接受的问题,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无法接受,大可以按照传统的方法不断地进修,至于最终能否成才,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许贯忠点了点头。

    陈枭笑道:“这样一来,各地基层学馆的教师就容易解决了,就从本地聘请商贾或者技工到学堂里教学就可以了。”许贯忠笑道:“符合燕王要求的读书人不好找,可是技工、商贾各地都不少,相信不会有任何问题。”陈枭道:“老规矩,具体的事情我不管,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是!”许贯忠抱拳应诺,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畅快的感觉,觉得跟随燕王办事,真就好像如鱼得水一般。

    当天傍晚时分,梁红玉骑着马在众女卫士的簇拥下回到了行宫前。只见行宫内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不由的霞飞双颊,芳心砰砰直跳。

    蒋丽等身着披着红袍的女卫士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拜道:“恭迎王妃回府!”

    梁红玉见此情形,更加慌张了。翻身下马,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蒋丽笑眯眯地道:“今天是王妃和燕王殿下洞房的大好日子,我等奉命特地在此迎候王妃!”梁红玉通红着脸颊,小声啐道:“就会搞怪!”随即便抬脚走了进去。蒋丽等女卫士紧随其后。

    梁红玉来到后院,首先去自己的院子里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长裙。随便被蒋丽引领着走进了陈枭的院子。眼见院子里到处挂着红灯笼,侍女们人人面带微笑,梁红玉不由的紧张起来,这位在敌军面前威风八面的女将军此刻却好像一位手足无措的少女一般。蒋丽上前来,小声道:“主人就在房间里,娘娘是自己过去呢,还是要属下引领?”

    梁红玉连忙道:“我自己去就好了!”顿了顿,“你们都退出去,不要呆在院子里!”蒋丽微微一笑,朝院子里的众侍女挥了挥手,随即所有人朝梁红玉行了一礼,便鱼贯离开了院子。院子里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起来,梁红玉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

    定了定情绪,梁红玉抬脚朝前面的木楼走去,心里盘算着见到大哥时说的话。走进木楼,沿着楼梯上行,越接近楼上心里就越紧张。终于来到了楼上,只见陈枭正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这边,登时紧张起来,慌忙垂下头去,刚才已经盘算好的话语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

    身不由己地走到陈晓面前,芳心乱跳,脑袋乱作了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枭轻轻地牵住梁红玉的纤手,柔声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好日子!”梁红玉轻轻地嗯了一声,依旧低低地垂着头。

    陈枭牵着梁红玉的纤手走到左边,桌上摆着一只银酒壶和两只白玉酒杯。陈枭放开了梁红玉,拿起酒壶,斟了两杯酒水,端起来,将其中一杯递给梁红玉。梁红玉正在紧张,一见陈枭递过酒来,不由的想:‘喝醉了就不用这么尴尬了!’于是结果酒杯,便要一口干了。然而陈枭却握住了她的手腕,笑道:“洞房之夜的酒可不是这么喝的!”梁红玉不解地看着陈枭。

    陈枭微微一笑,拿着酒杯的右手伸过去,与梁红玉的右手腕交叉,然后回转过来,微笑道:“应该这样,这叫交杯酒。”梁红玉羞涩无限,看了陈枭一眼,见陈枭正含笑看着自己,心里一慌,赶紧避开了目光。

    两人喝了交杯酒,梁红玉心里紧张,拿起酒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口干了,随即又斟了一杯酒,如此自斟自饮一连喝了五六杯酒,还兀自不罢休的模样。陈枭握住了她的手腕,没好气地道:“等会儿还有正事要做呢!你要是喝醉了,这可怎么弄啊!”梁红玉脸色通红,没好气地道:“我就是要喝醉,不要你管!”

    陈枭站起身来,走到梁红玉身旁,突然弯下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梁红玉惊呼出声。见陈枭抱着自己往不远处挂着红色纱帐的床榻走去,登时慌张起来,挣扎着叫道:“快放开我!”

    陈枭走到床榻边,将梁红玉一把放在床上。梁红玉当即便要逃跑,可是陈枭却合身压了上来,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便被吻住了。一道电流立时袭遍全身,意识跟着就模糊起来了,羞涩迅速消退,一种冲动不由的涌上心头。

    就在梁红玉迷迷糊糊之时,突然感到前胸一凉,心里不由得一惊。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衣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褪到了腰间,肚兜也已经不知了去向。发现自己竟然裸露了上身,羞涩得不得了,便想推开压在身上的陈枭。就在这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直冲心灵,梁红玉禁不住‘啊’了一声,原本双手是要去推陈枭的,这时却变成了紧紧地搂抱住陈枭的脖颈。

    片片衣衫就好似蝴蝶般飞落下来,粉红的纱帐放下,翻云覆雨,人间至乐,那仙乐般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半夜才渐渐平静下来。

    陈枭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不由的循声看去。隐隐看见一个人影正朝这边走来,似乎是完颜青凤。

    陈枭小吃了一惊,“青凤,你怎么来了?”

    “大哥,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大哥,我真不想离开你!”随即便是呜呜的哭泣之声,那声音凄凄婉婉,真好像杜鹃啼血一般让人闻之伤心。“你怎么了?”说着陈枭便要站起来,然而却惊骇地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居然一点都动弹不得。

    这时,那个身影来到了床前,粉红色的纱帐自己打开了。陈枭看见了完颜青凤,她竟然七窍流血,一脸悲苦的模样,陈枭大惊失色,“你,你怎么?”完颜青凤只是哀哀哭泣,没有说话。陈枭不断地问,可是完颜青凤就是不说话,只是流泪,一副哀怨欲绝的模样。突然,完颜青凤的身体像青烟一般轻飘飘地飘飞出去,陈枭大惊,扯着嗓子喊道:“别走!别走!……”

    陈枭身体一震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红帐和趴在他身上正在熟睡的梁红玉,不由的愣了愣。想到梦中的情景,赶紧朝外面看去,纱帐外红烛摇曳,却哪里有半个人影。这时陈枭基本上已经清醒了过来,知道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境罢了,然而陈枭的心里却十分不安,因为那个梦实在是太也不详了!

    我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难道是预示着什么吗?不由的想起之前收到的有关完颜青凤的消息,心里不安起来。

    与此同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金国中京,完颜青凤率领麾下亲兵连夜赶回了中京城。

    一进城,便径直朝皇宫赶去。

    来到皇宫大门前,披麻戴孝的丞相完颜撒改迎了上来,行礼道:“大王!”完颜青凤停下脚步,目光朝灯火通明的大殿望了一眼,隐隐能够听见里面的哭泣之声,皱起眉头,叹了口气,问完颜撒改:“陛下是如何去的?”

    完颜撒改叹气道:“是突发急症而亡!”随即偷偷地看着完颜青凤的脸色,见完颜青凤眉头紧皱一副感到奇怪的模样,心里便有了计较,请道:“大王请进灵堂吊唁吧!哎,陛下身前最信任的就是大王,可惜没能见到大王最后一面!”完颜青凤快步走进皇宫,完颜撒改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殿,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完颜青凤一愣,大殿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没有棺椁,也没有来吊唁的皇亲国戚。完颜青凤立刻感到不对,猛地转过身来,喝道:“丞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4/4903/38864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