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小兵传奇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婚事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婚事

推荐阅读:

    三天之后,韩百航与张如意的婚事在大帅府举行。本来韩百航自己是有住处的,可是无奈拗不过张作霖张大帅和玉帅两个人,也只好听从了他们的安排,在大帅府办自己

    的婚事。这一天,东三省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不管是韩百航的熟识还是为了给张作霖张大帅的面子,来参加婚宴的客人们摩肩擦踵,热闹非凡。偌

    大的大帅府竟然也安排不下这么多的客人。张作霖张大帅大手一挥,这条街他包下来了,所有饭店全部准备婚宴招待前来道贺的客人。不论是将领来时政客,不论是军人还是百姓,只要是为了这桩婚事而来的,就会受到招待。奉天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过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和谐过了,走在奉

    天的大街上,军官也没有了从前的戾气,就算是撞了一个乞丐,也会客客气气的拱拱手表示歉意。今天的乞丐可算是受到了欢迎。据民间的习俗,在红白喜事的日子上要是来了乞丐,就说明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因此人们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厌恶乞丐,甚至有的店还专门

    为乞丐们摆了一桌,反正都是张作霖张大帅做东嘛!奉天大街的两头摆放着几口大缸,缸里装满了红颜色染料的水,水里是满满当当的几大缸大洋,不管是南来的还是北往的,只要是进了这条大街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伸

    手在缸中拿上一块大洋。只要是伸手在缸中拿过大洋的,手上就会被红颜色的颜料染红,也就不能再拿第二次了。这一次,可以说是举城同庆,当年自己的儿子张学良从成婚,也就只不过是这样

    的排场吧。当然,韩百航心中虽然高兴,但是也看的通透。他知道张作霖张大帅之所以这样做,是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做给玉帅吴佩孚看的,第二就是宣扬自己爱惜人才的德行的

    。玉帅吴佩孚之所以答应张作霖来到奉天,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参加韩百航的亲事,再加上在这直奉合作的重要关头,要是不能让玉帅满意,那就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其次,张作霖张大帅这是在昭告天下:像韩百航这样优秀的人才,为自己做事,只要是有本事的,就会收到奉系的厚待,韩百航就是这样的例子,自己不但把侄女嫁

    给他,还为他举办这么排场的婚宴,若是其他的人才来到奉系,难道自己还会亏待他吗?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张作霖张大帅的心意韩百航还是心领了。经过了一天的折腾,韩百航浑身都快要散架了。似乎自己曾经在战场上打一天仗也没感到这么累啊,看来成亲真不是省事的活!看着自己眼前盖着绣花红盖头的新娘,韩

    百航双眼有些朦胧,他缓缓地倒在她的身边,手已经悄悄地伸了过去……奉天热热闹闹的喜事很快就过去了,让人们念念不忘的事情有很多,比如韩将军喜宴上的菜都是平常老百姓没见过没吃过的,还有那街口的装满了银元的大水缸,都是人

    们喜闻乐见的。去过喜宴的百姓口口相传,没去过的听得入了迷,更是不住地跺脚后悔不迭。韩百航觉得自己感到一种满足和责任,又感到一阵空虚和不安,这恐怕是每个成婚之后的男人都有的感觉,有恐怕只是他这种乱世漂泊的军人一生的宿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感到空虚,按理来说,他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媳妇,以后该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至于金钱和权利,他几乎已经到达了奉系中一个军人能够达到的巅峰,再说

    他对此本就别无所求。

    可是他依旧感动很不自在,这种不自在并不是婚后被家庭束缚的感觉,而是他脑海中隐隐约约的一种愧疚: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国家还在凋零疲敝之中,此诚危急存亡之秋,可是自己却洞房花烛,大宴宾客,以至于万人空巷举国罕见,这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他扪心自问。韩百航深深地感觉得自己只不过是这乱世中的一颗棋子,就算有时候是被捏在温暖的手中,也无法改变自己本身就是一颗棋子的事实,这并且他所愿。他应该在广大的天

    地之中像一只雄鹰一样翱翔,而不是像一只被人圈养在笼子中的猛兽,用到的时候打开笼子给他自由,用不到的时候便紧锁着通往外界的道路,他不愿如此。这么多年他南征北战,几乎都是在与自己人打仗,可是每一次消灭所谓的“敌人”,他就会扪心自问一次,自己消灭的到底是自己的敌人,还是自己亲人?自己的敌人是中

    国人吗?不是!这个答案他已经不下成千上万的告诉过自己,可是他毫无选择。

    生于乱世,他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只能在军令可活动的范围内尽量减少一些伤亡,不管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每一次战胜敌人,都是在自相残杀。就在冯玉祥宣布下野,也就是韩百航成婚之后的几天之后,张作霖张大帅意气奋发,通电全国,宣布东三省独立。这一份通电无疑是暗流涌动的平静湖面上投下了一颗巨

    石,砸的整个中华民国地动山摇。张大帅还是原来的那个张大帅,奉天还是原来的那个奉天,一切似乎都没变,但是一切似乎都变了。韩百航虽然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可是当消息清清楚楚的传到自己的耳朵里的时候,他还是不免心中难受。这几天他丝毫没有露出成亲之后的喜悦,反而比以前更加忧

    愁了。他以前跟郭松龄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可是现在,他甚至有些怀念郭松龄了。即使他有些自不量力,可是毕竟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敢于向张作霖张大帅挑战,更加敢于面对自己的抉择,他一生清贫廉洁,甚至有一些不近人情,他只是想让奉军调转枪口一致对外,可是这样的请求也无法实现,出师未捷身先死,令人喟叹!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4/4901/38842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