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神归来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重归湖省

第三百九十八章 重归湖省

推荐阅读:

    当即,四人朝着林奕这边的窗口外望去。

    有一个模糊不清,难以捕捉的人影,从飞机旁飞驰掠过,普通人根本都没察觉到,而飞机的专业仪器也根本没有检测到。

    修士要是能被雷达扫描到,那还叫修士吗?

    除非是炼气期,筑基期的修士,但凡上了金丹的修士,都不可能被现代仪器捕捉到。

    而能够飞行的修士,必然是不低于金丹期的。

    “嗯?是个元婴期的女人?”

    林奕挑了挑眉,看向那名路过的元婴期修士。

    而那人……

    同样也瞥了飞机内的林奕一眼,两人对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咻——

    下一刻,那名修士飞驰而过,与林奕擦肩而过。

    “那家伙的穿着打扮,有些古怪。”杨花芜说道。

    “嗯,像是东瀛那边的人。”大黑狗见多识广,似乎不出妖域门,便知天下事。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此刻的林奕眉头微微一皱。

    东瀛?寇岛国的修士?

    难道……

    是自己想多了吗?

    可那女人,身上没有什么杀意,透过窗户她也看到了林奕,不过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想必压根不认识林奕。

    至此,林奕苦笑。

    “这阵子实在是发生太多事情,都变得疑神疑鬼了。”林奕甩开脑海中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林奕越来越觉得,自己最近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有必要放松一下了。

    只顾一味的修炼,反倒会适得其反,林奕可不想再经历一次走火入魔的滋味。

    埋头努力,固然可以取得回报。

    可往往有很多时候,需要练心,而非练剑,心崩了,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修炼,始终还是将就一个水到渠成。

    “叮咚!”

    “亲爱的乘客,欢迎乘坐此次由峡州飞往湖省的航班,请再次检查,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降落……”

    伴随着语音播报提醒,林奕闭上了眼睛。

    “仔细算算,那些被困的家伙,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走出了上古战场,正在满世界找我吧……”

    想到这,林奕忍不住笑了笑。

    那阵法,看上去渗人的很,实际上压根就是吓唬人的。

    困住这么多人,就连元婴巅峰都能困住?

    这,可能么?!

    之所以做到这一点,还是林奕花费了大力气,借用了那神秘屏障的力量,才得以形成这么一个阵法。

    实际,这阵法十分鸡肋。

    它的持续时间,只能维持两天一夜!

    也就是说,哪怕那些人,完全不听林奕的话语,不交东西,不杀霸天绝,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事。

    只要过了那个持续的时间,到时候,阵法自然便会失效!

    所有人,都被林奕给骗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林奕行事作风太过诡异,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测他的想法,所以,那些人被林奕唬得一愣一愣的,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在自由面前,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的。

    十分钟后。

    林奕四人下了飞机,由林奕在前带路,朝着机场外走出,随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目的地,乃是秦月惜和童瑶所租住的房子。

    怀着激动的心情,林奕敲了敲门,而在其一旁的杨花芜,则是忐忑紧张,她可是知道,在这扇门里面的是谁。

    那是她的另外两个姐妹。

    身为修真界的女人,杨花芜完全接受一夫多妻制,毕竟女修类似古代女子,很多方面的思想都比较封建。

    “咚咚咚!”

    林奕第四次敲门,可里面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没人?”

    林奕皱了皱眉,不应该,秦月惜和童瑶一直都是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变迁的话,定然会通过短信的方式,提前留言通知林奕的。

    可是……

    林奕的手机里,根本没有受到此类消息。

    “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找一找。”

    说完,林奕一个闪身,便瞬身到了几十里之外,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秦家大院,一切都正常运转,可却依旧没有感应到秦月惜或者是童瑶的气息。

    很快,林奕又回来了。

    “怎么样?”杨花芜问道。

    林奕摇了摇头。

    这时,大黑狗似乎发现了什么,从门底下的缝隙里捻起了一根长头发。

    “莫慌,本尊擅长这个,且让本尊搜查一番。”

    大黑狗有模有样,嘴里叨叨着一些听不懂的生涩口诀,而后猛地睁开眼睛。

    “找到了!”

    “小林子,你家婆娘有危险,正在与人斗法。”

    这次,由大黑狗带路,林奕几人跟在了后面。

    林奕脸色无比阴沉,不难看出,此刻的他,内心究竟有多阴霾,杀意,十足。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动我林某人的女人!”

    ……

    风潇兮兮,易水寒。

    湖省的雪下的不大,气温也不至于低到零下多少度,可南方的湿度高,以至于街上行人罕见。

    如果说,北方的冷,是狂风暴雨。

    那么南方的冷,则是深入骨髓,寒风刺骨。

    此等气候下,没有什么人愿意出门,街边门面的生意都不怎样,更别说郊外的人迹了,那几乎可以说是十里不食人烟。

    一座神秘的山。

    两女,以及一男一女正在对峙,修为皆为筑基期,周围的树木山林被大肆破坏。

    足以可见,先前这里发生过多么激烈的厮杀打斗。

    “贱女人,本少给过你们无数次机会了,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在场唯一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他表面年龄看上去,大约在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神态轻狂。

    “龌龊!”

    童瑶呸了一声,愤愤的骂道:“快给本姑娘滚一边去吧,否则等到本姑娘真正认真起来,打得你满地找牙!”

    而在其一旁的秦月惜,也柳眉微皱道:“顾文武,我们姐妹俩不想和你为敌,但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你真要一意孤行的话,那我姐妹俩也只好和你拼命了!”

    “呵呵……”

    顾文武不屑的说道:“一个筑基七层,一个筑基五层,你们拿什么跟本少斗?!”

    他身边的浓妆艳抹女人,也冷笑连连:“两个小biao子,真是有眼无珠,顾少爷看上你们,是你们的服气。”

    “是吗?”

    童瑶却是恶寒的说道:“我看着他,就觉得一阵反胃,犯恶心!”

    “你们……找死!!”

    顾文武勃然大怒,这是他的痛楚。

    他这辈子,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丑,说过他的人,一般都死了。

    正因为如此,他想尽一切办法,疯狂的找寻相关丹药,能够让人的容颜变好,可这些年来,踏遍了很多坐城市,参加过无数次修士拍卖会,却一直都没能找到。

    可就在前些日子!

    一切,都有了转机。

    有小道消息称,秦月惜和童瑶这对火辣辣的姐妹花,身上或许就有这等宝物!

    这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

    有人调查过,无论是秦月惜还是童瑶,四年前还是一介凡人,可四年后,修为爆增到了筑基中期,这等速度,绝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天赋。

    有重宝在身!

    这是很多人的猜测,只是一直碍于秦月惜的实力恐怖,无人敢轻举妄动罢了。

    但,顾文武不同。

    他并非本地人,而是从楚州来的大家族子弟,修为乃是筑基期巅峰!

    “既然你们非要固执,那就别怪本少辣手摧花了,先杀了你们,再把你们的尸体带回去,好好亵玩,也不是不可以!”

    顾文武带着淫邪的笑容,释放出了筑基期巅峰的威压,朝着慌张的秦月惜和童瑶步步逼近。

    殊不知……

    此刻的远处,正有一双冰冷的眼眸,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带有,杀意。

    “表面看上,出淤泥而不染,实际上都不知道你们这对姐妹花,侍奉过多少男人了,还在本少面前装清纯,哼!”

    顾文武的眼眸,来回在秦月惜和童瑶的脸上打量,露出了阴森森的冷笑,手中凭空浮现一把长剑,“不过没关系,杀了你们,本少照样可以品尝你们裙下的滋味,嘿嘿……”

    “你敢!”童瑶急眼了。

    她有些被吓懵,险些哇的一声大哭,颤抖着哇哇大叫:“你……你别乱来啊……”

    “别慌,莫要被他的言语给扰乱了道心。”秦月惜握紧了童瑶的手,就像姐姐疼爱守护妹妹一般。

    她的修为,一直都领先童瑶。

    而心性方面,也比童瑶要坚固很多,所以往往在很多时候,都是由她来照顾童瑶。

    可是……

    就算秦月惜天赋异禀,短短四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筑基七层,即将可以突破到筑基八层的修为境界,但在筑基巅峰期的天才少爷顾文武面前,依旧有些不够看的。

    哪怕是再加上筑基五层的童瑶,也十分艰难!

    “这一次,很危险!”

    秦月惜内心十分清楚,她和童瑶在这四年里,经过太多太多的生死,早已司空见惯。

    对于危险,秦月惜向来都保持沉着冷静的状态。

    “红莲剑法!”

    叱咤下,秦月惜率先出手,出手就是大杀招。

    红莲剑法,乃是林奕教给她的。

    在上一世,林奕曾经有幸得到过这本功法,是从一个元婴期的女修那抢来的,这一门红莲剑法,十分适合女子修炼,练到登峰造极之境,可以搅碎海川,巧妙之下满藏杀招!

    “好快的剑!”

    顾文武惊讶少许,可却很快又冷笑的狰狞起来。

    秦月惜的剑,固然不凡,但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也只有被压制的份。

    当当当——

    眨眼间,顾文武云淡风轻,接二连三的挡下秦月惜三剑,游刃有余,似乎根本没把秦月惜放在眼里。

    “龌龊的畜生,去死吧!”

    这时,一直慌乱哭泣的童瑶,徒然出其不意,同样出剑朝着顾文武袭击而来!

    顾文武大惊失色。

    他一直都没去留意童瑶,在他的眼里,童瑶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没什么用,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娘们罢了。

    可这一刻。

    顾文武知道,他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那哪是个一无是处的花瓶?

    简直就是隐藏在花瓶里面,凶狠起来杀人不眨眼的带刺的玫瑰!

    扑哧一声!

    童瑶的轻剑,刺入到了来不及防御和闪躲的顾文武左肩膀上,剑入血肉后,童瑶露出了恶魔般的小公主笑容,甚至还搅动、旋转剑,使得顾文武无比剧痛。

    “啊!!!!!!”

    顾文武疼得额头直冒冷汗,青筋暴起,嘶吼道:“臭biao子,老子要让你死!!”

    “弱智。”

    童瑶抽回剑,提高身法往后闪避,冷笑道:“真以为本姑娘收拾不了你?”

    不过……

    童瑶暗自觉得有些可惜,这一剑的偷袭,没能取到顾文武的性命,也没能造成致命伤,哪怕是刺到右肩也好啊!

    那样的话,定然会对顾文武接下来的战斗力,有极大的影响。

    如果刺的准,恐怕顾文武当场就会拿不起剑,失去大半的战斗力。

    可奈何……

    顾文武身为筑基巅峰期的强者,反应速度还是太快了,在危急关头,强行扭转了半步身子,躲开了致命部位,导致童瑶那一剑只刺到了顾文武的左肩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徒然,在秦月惜和童瑶的目光下,顾文武狰狞大笑起来,恶狠狠的怨毒大吼道:“现在,本少改变主意了,本少不杀你们,但是……本少会把你们卖到奴隶市场,让你们成为卑贱的狗,世世代代为奴!”

    “现在……尝尝本少这一剑!”

    话音刚落,顾文武一声嘶吼下,朝着童瑶杀去。

    “剑虎生威!”

    顾文武的剑下,有虎啸山林的披靡王者霸气,仿佛要一剑镇压童瑶。

    这一剑,乃是他藏了很多年的必杀之剑!

    别人都知道,顾文武来自楚州,但却很少有人知晓,顾文武不是一般的楚州公子哥,他的家族势力十分庞大。

    因为……

    他的家族,攀上了圣虎王朝那棵大树!

    有圣虎王朝撑腰,顾文武到哪都是横着走,万一遇到了敌不过的敌人,便会报出圣虎王朝的大名,无人敢惹,甚至还要低三下气,给顾文武赔罪。

    这,便是圣虎王朝的恐怖威慑力。

    而这一剑,剑虎生威,乃是顾文武在圣虎王朝的家族里,花了大价钱,从一个嫡系弟子那学来的。

    这一剑,是顾文武的底牌!

    “嘿嘿,躲啊,你怎么不躲了?!”

    顾文武脸色无比狰狞,他一剑袭去,并非是致命,而是对准了童瑶的肩膀。

    毋庸置疑,但凡这一剑刺去,童瑶的肩膀便会彻底废掉,今后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再也拿不起剑!

    童瑶,眼见那可怕的一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瞳孔骤然收缩。

    太快了!

    以至于,童谣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能够做出闪躲和防御的动作。

    “当!”

    千钧一发之际,秦月惜不知什么时候起,掠到了旁边,挡住了这一剑的恐怖威势。

    但……

    剑虎生威,岂是那么简单就能被接下的?

    轰的一声!

    秦月惜的娇弱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百米有余,撞击到了巨大的山石上,山石四分五裂。

    “月惜姐!”

    童瑶瞪大眼睛,她很想冲过去看秦月惜的情况,可却被顾文武拦住了。

    “还想跑?”

    顾文武狰狞着脸,嘶吼道:“给本少躺下,让本少卖你们去奴隶市场之前,先好好的享受享受你们两个贱biao子的味道!”

    话音刚落,顾文武高高扬起了手中的剑!

    “不……不要……”

    百米外,废墟中的重伤秦月惜肝胆俱裂,带着哭腔的大喊:“童瑶,不要!!!”

    “嘿嘿,给老子躺下吧!”

    顾文武长猖獗大笑,对准童瑶的丹田,直刺而下!

    可就在这时……

    咻的一声!

    一根箭羽,带着雷霆般的极速掠来,在顾文武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直接钉在了他握剑的手上!

    “林某的女人,你也配动?!”

    “你……找死是么?!”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4/4834/38049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