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历史军事 > 秦君临天下 > 第730章 归去归去

第730章 归去归去

推荐阅读:

    赵姬笑盈盈的看着白宣,她不是白发苍苍的太后赵姬,也不是贵气逼人的秦王后赵姬,而是在丛台夜宴上柔曼、娇俏迷人的还不到三十岁的赵姬。这时候的赵姬虽然已经有了三岁的嬴政,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赵姬却是最美最可人的。

    赵姬看着白宣,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暖。

    赵姬:“阿宣,你老了。”

    白宣:“姐姐,我都七十多了,能不老嘛。可姐姐你般年青,就像当年在丛台上一样。”

    赵姬:“丛台虽然是囚禁我们母子的地方,但因为有你,那里更像是一个家。阿宣,丛台是姐姐此生中最留恋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你,因为有你,所以安心。”

    白宣:“姐姐。”

    赵姬伸出手来抚摸着白宣的面颊,但白宣却感觉不到面颊上有任何东西接触,只感到有一丝微微的凉意。

    白宣:“姐姐,是因为阿宣喝多了么。以前阿宣就算喝得再心里再想姐姐的多的时候,阿宣都没见过姐姐。如今却见到了,难道,阿宣该离开了吗?”

    赵姬轻轻的摇着头,她不说话她在笑可她的眼中在流泪。

    “阿宣,何必如此执拗。”

    随着这句话音,两个男子出现在白宣面前。白宣一见大为惊讶,因为这两个男子一个是子楚一个是吕不韦,只是俩人的装扮还和白宣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一样,吕不韦是一身白衣,样貌也就二十多岁。子楚则是一身皮甲完全不是他做秦王时的装扮。白宣刚回大秦时,在邯郸城外的战场上解救子楚和吕不韦时,他们二位就是这身装扮。(参看本文第四章)

    子楚:“阿宣,这些年你辛苦了。”

    吕不韦:“阿宣,你比为兄强啊,谢你了。”

    白宣:“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相见都见不到的人现在都见到了。大王、吕兄,你们真年轻,可我的胡子都白了。喝酒,我们喝酒!”

    白宣抄起酒坛倒满了三盏酒,可他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子楚和吕不韦都不见了,就连赵姬都不见了。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是一堆人,他们是王绾、卢焕、蒙骜、杨端和、蒙武、黄皓、桓齮等人。

    王绾笑眯眯的说道:“小子,酒倒少了,再多来几碗。”

    卢焕:“年纪轻轻的不知尊老,你家家富可敌国,绵延千年,还在乎这点酒,快拿酒来。”

    蒙骜哈哈大笑说:“大夫说得好,就是不能便宜了这个贼精贼精的之战便宜不吃亏的小子!”

    哈哈哈哈,众人哈哈大笑,弄得白宣也是乐不可支,他站起身去搬酒坛子。

    白宣:“你们需要小看我,如今我的胡子也白了,我不用跟你们客气了。酒有的是,就怕你们喝不下。来,我等一直喝到天明,谁先趴下谁就不是汉子!”

    当白宣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王绾卢焕等人都没了,只有李斯站在白宣面前。

    李斯一身黑袍还是当年咸阳小吏的模样。

    李斯:“阿宣,哥哥囊中羞涩,只能请你喝白香吃盐水豆,你莫要嫌弃哥哥穷。”

    白宣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想要伸手抱住李斯,却不料他的双手却穿过了李斯的身躯。

    李斯笑道:“阿宣,莫怪哥哥,莫怪。”

    白宣:“不怪,不怪你。”

    李斯突然消失了,在白宣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体魄健壮相貌英武的人,只是他低着头不敢看白宣。白宣摇摇头之后说到:“嫪毐,你也来降本君了。”

    嫪毐抬起头说道:“君候提携之恩,嫪毐至死不忘。”

    白宣:“往事如烟,散了吧,散了吧。”

    嫪毐:“喏!”

    嫪毐的身影瞬间不见,白宣叹息一声低下头去。可就在这时一阵哭声从大帐之外除了进来,紧跟着风声大作,帐帘翻卷,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跑了进来。为首一个冲着白宣喊道:“大兄,他们欺负我,大兄快来帮我!”

    另一个孩子喊到:“大兄,他们人多兵多,我和哥哥调不动骊山大军。一个爷爷告诉我们,需要大兄你来发令才行。大兄,你快发令吧!他们追过来了!”

    白宣上前一步把两个孩子护在身后,长剑仓啷一声拔出剑鞘。

    白宣:“小政、成蛟莫怕,大兄在此!”

    嘟嘟嘟嘟!咚咚咚咚!

    大帐之外火光冲天,似乎是整个天地都在燃烧。白宣目光所及之处全是黑压压的军队,这一眼望不到头的军队在一面面战旗的引领下向白宣的大帐杀来。

    白宣眯起双眼说到:“齐、楚、燕、韩、赵、魏。呵呵,你们有卷土重来了吗!秦军何在!”

    “在!”

    回答声就在白宣身后,尽管洪亮整齐但却不多。白宣回头一看,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百将袁功还有长矛手虎子。在他们身后站着的全是当年被赵军活埋在邯郸城外的,白宣所在的那个百人队的兄弟们。

    虎子:“阿宣,我们来帮你!”

    白宣:“虎子!岳父,是您让小政和成蛟来找我的吗?”

    袁功笑道:“我哪有那个本事,叫大王和长安君来找你的不是我是咱们大秦的武安君!”

    袁功说完让到一边,露出身后一位全身铠甲健脾黑色斗篷的白发将军。白宣看到这位老将军之后顿觉如同看到自己一样,因为这位老将军的模样和七十多的白宣一模一样,区别只在二人一个穿着铠甲,一个则身穿华丽的锦袍。

    白宣激动地看着老将军,半晌之后才喊道:“祖父,阿宣终于见到您了。”

    没错,这位和白宣长得一抹一样的老将军就是大秦战神,号称人屠的大秦武安君白起。

    白起笑呵呵的看着白宣,双目中流露出来的是欣喜自豪和无限满足的眼神。白起什么话都没说,他举起右拳身向前方,白宣转身一看只见六国大军已经把大阵围的水泄不通。白宣看到了赵王迁、韩王安、燕王喜、太子丹、楚王负刍、芈启、魏王假以及齐王田建。除了这几个面含怨恨的君主之外,白宣还看到了,李牧、廉颇、荆轲、高渐离、狗屠朱亥等人。

    而在这些人的前面,盔甲鲜明端坐马上的信陵君魏无忌、高冠宽袍的平原君赵胜、面无表情的春申君黄歇死死盯着白宣和他身后的嬴政。

    魏无忌:“嬴政,不要躲避,该还的总是要还!”

    赵胜:“白宣,此事和你无关,莫要阻拦。”

    黄歇:“休要跟他废话,你看他那架势定是要和我等势不两立。将士们,给白宣和嬴政点颜色看看!”

    吼吼!数不清的六国将士发出了嚎叫声,白宣放眼看去,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些六国将士的战旗是残破不堪的,身上的铠甲也是血迹斑斑。这些将士有的身上竟然只剩白骨,原来这些六国将士全部都是历次征战中战死的亡灵,他们的吼声已经不能算是人的声音了。

    白宣:“哈哈哈哈哈!原来是一帮手下败将。你们以为吼两声就能让本君心生畏惧,就能让本君俯首帖耳吗?痴心妄想!你们活着是本君手下败将,死了也照样是本君手下败将。本君能杀死你们一次就能在杀你们一次!大秦将士,列阵!”

    袁功:“君候有令,全军列阵!”

    嘟嘟嘟嘟!

    号角之声惊天动地,秦字战旗从四面八方升起。沉重的脚步声振动大地,唏律律的战马嘶鸣响彻云霄。一座座秦军大阵缓缓压来,狠厉的杀气纵横天地之间。都无需接战,只凭着这冲天杀器就让不少六国将士身神俱灭!

    六国君主慌了、春申君黄歇慌了,魏无忌大喊:“白宣,你活着与六国为敌,难道死了也要与我等为敌嘛!”

    白宣:“是又怎样!”

    魏无忌:“那就别怪本君翻脸无情!项燕、项梁、项羽何在!”

    咚咚咚!战鼓惊天动地,一股红色人流冲向白宣,在红色人流之前,项羽一马当先杀来。

    “白宣,可敢于我一战!”

    白宣:“哈哈哈哈,你要战,那便战!全军,突击!”

    秦军将士:“大秦!大秦!大秦!”

    “风!风!风!大风!!!”

    白宣挥舞长剑冲向项羽,嬴政、成蛟紧随其后。白起袁功和虎子随后掩杀,在他们身后,黑衣黑甲,骑着高头大马的大秦猛士源源不断的杀出,大秦战旗迎风飘飞,所到之处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

    六国战旗纷纷倒地,秦字战旗逐渐占据优势,当白宣一剑将项羽劈落马下之后,白宣举起长剑大吼:“大秦万胜!”

    “大秦万胜!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六国军队土崩瓦解,白宣哈哈大笑,剑指仓皇逃窜的六国军队喝到:“大秦之威其实你等魑魅魍魉所能抗衡的!若再敢来,定叫你等万劫不复!”

    秦军将士齐声呐喊:“大秦万胜!君候威武!”

    白宣拉着嬴政、成蛟哈哈大笑。

    清晨的阳光撒进大帐,白赞从宿酔中醒来,他慢慢坐起身子。他一眼就看到端坐在桌案之后,右手将长剑插在地上的白宣。白宣的眼神表情很是傲娇,那是只在他大胜之后才会出现的表情。

    白赞赶紧来到白宣身边问:“家主何时醒的,可要洗漱?家主,家主?”

    白赞跪在白宣面前仔细端详,他发现白宣的双眼虽然睁着,但却没了眼神。白赞颤抖着伸出右手靠近白宣的鼻端。

    “来人呐,君候不好了,快传医官啊!”

    白尊的而哭喊声将整个大营惊动,周力领着众将冲进白宣的大帐。华方是扶苏特意派到白宣身边的太医,他的话在军中有着绝对的权威。当华方收回搭在白宣腕上的手之后,周力满怀希望的问:“如何?”

    华方的眼泪唰的流下,他哽咽着说道:“君候,薨了。”

    周力先是一愣随即嚎啕大哭,随后,秦军大营一片哭声。

    白宣薨逝的消息传到咸阳,正在召开大朝会的扶苏当即昏死过去,当夏无且将其救醒之后,扶苏哭倒在地,以头杵地向着南郑方向哀嚎不止,这幅惨景也让群臣无不痛哭失声。

    一个时辰之后,大秦太子赢铍披麻戴孝领着两万戴孝禁军,赶赴汉中南郑迎接白宣灵柩。大秦皇帝的诏书也传遍各地,白宣的儿子们以及白家的家臣家将们也都匆匆赶回咸阳。

    剑门关外韩军大营内,刘邦一边喝酒一边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他死了,他死了!我不怕了,巴蜀是我的了!雉雉,幸好听了你的,没投降大秦,否则我刘邦焉有今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吕雉端起一碗酒给刘邦灌了进去,刘邦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呼呼大睡。吕雉转身回了自己的寝帐,萧何、张良、韩信正在等她。

    吕雉看到这哥仨面容憔悴,双眼红肿,她知道白宣的死让这哥仨伤心欲绝,吕雉又何尝不是呢,她已经知道白宣的安排了,她已经做好了为白宣和她的孩子经营好巴蜀之地的打算。

    吕雉甚至憧憬着将来某天,她领着自己的儿子,以蜀王的身份到咸阳觐见大秦皇帝扶苏。那时候的吕雉会笑着看,看秦二世和蜀王这一对年纪相差比较大的姐夫和小舅子相谈甚欢的场景。

    吕雉还会对已经老的不像话的白宣自豪的夸耀:“我给你们白家生了个王爷,而且还没用你管,都是我自己带大的。”

    吕雉觉得那时候的白宣一定会笑得很开心,一定会敞开白府大门把吕雉风风光光的接进白家。

    然而,这一切美好的憧憬随着白宣的薨逝瞬间成空,那一刻吕雉觉得自己的心没了,被那个叫做白宣的人带走了。若不是她府中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吕雉很想追随白宣而去。

    张良看着吕雉,感受到她那种由内而外流露出的悲伤,张良不由得问道:“夫人如何打算?”

    韩信:“师尊突然薨逝,陛下定会痛心不已,说不定会迁怒我等。为今之计,暂时保住刘邦性命,借他之名暂在巴蜀容身。”

    萧何:“也只好如此了。”

    吕雉:“不管扶苏会不会迁怒你等,巴蜀必须是我儿为王。越是此时越不能退缩。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向大秦皇帝展示我等誓死捍卫巴蜀的决心的机会。大司马,可有良策?”

    韩信:“夫人果然巾帼不让须眉,信有一计。”

    吕雉:“计将安处出?”

    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全文完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6/6313/56768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