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养生师 > 1530 我们一起走(大结局)

1530 我们一起走(大结局)

推荐阅读:

    产后的郑雪儿很虚弱,但听到自己亲二叔的这句话时,还是一下从床上撑了起来。

    “别激动,你侧切了一刀,当心刀口……”

    “滚……”郑雪儿炸锅地吼了一嗓子硬是把郭勇说了一半的话给怼了回去,两眼喷火地冲郑裕先问道:“你知道我跟王大根非亲非故的为什么会腆着脸去求他来拯救天海重工吗?”

    “什么原因己经不重要了!”郑裕先叹了口气道:“每个人在社会上的定位都是不一样的,天海重工的改制就像历史的车轮,谁也挡不住,王大根嘛,有用,不过用处不大,脾气倒不小,他以为凭他一个人的能力能改变什么,说到底,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郑雪儿笑了,原来郑家这么多年能走到今天的位子,全靠这么一帮踩着别人的身上上位的混蛋,鄙视地瞅了郑裕先几眼后,把郭勇手里的孩子给抱了过来,冲郑裕先笑道:“二叔,你要杀的是我儿子的亲爹!”

    郑裕先脑子一炸,整张脸都扭曲了,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时,心脏猛地一抽,差点一口气没喘得上来。

    看到郑雪儿抱着孩子艰难地往外面走,郑裕先暴跳如雷地吼道:“你给我回来,这个孩子姓郭,他只有一个亲爹那就是郭勇,郑雪儿,你给我记住了,这不是为了郭郑两家的脸面,而是两家的未来!”

    郑裕先本来还有些同情王大根,听到郑雪儿这话的时候,他顿时觉得王大根如果不死,才是个天大的麻烦啊!

    想到这里,郑裕先已经顾不得王大根是怎么跟郑雪儿搞在一起的事实了,因为过程早就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的王大根眼皮跳了两下,老院子的大门敞开着,抬头从大门外穿过,往对面的桃山上看了一眼,就在黑幕一般的夜里,他依然能看到有人拿着一把狙击瞄了他很久,只不过找不到合理的射击位置,要害部位正好被院墙给挡住了,不然的话,王大根也不可能坐在正门外的石阶上。

    顺手摸了摸身边早就不耐烦的菜花,淡淡地说道:“咬死就行了,别吃了!”

    菜花和那两条肥头大耳的库达犬正要动作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三个警察,马四平走在最前面,后面两名警察提着吴天达和左天才,这两人满是不情愿,一直在挣扎。

    “王大根,怎么着啊?衣锦还乡了?”马四平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到王大根的时候,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顺手一副手铐扔王大根的脚边道:“你特么倒是挺有种,连彭伟国都给收拾了,不过你自己这下也没跑了,就像原来说的那样,先关起来再说。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啊!”

    看着马四平手里那把巴掌大的制式手枪,王大根笑道:“马四平,你特么也是出门不看黄历的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儿来,劝你一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带着吴天达跟左天才走吧,你要是带上我,真的走不出这个大门。”

    “我信了你的邪!”马四平脸色一变,伸手就去拉王大根。

    砰……啪!

    刹那间,石砾四溅,血花狂洒,吴天达应声颓然倒地,脑浆都被爆出来了。

    “草……狙击手!”马四平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吼道:“趴下,快趴下!”

    王大根冷冷地看了吴天达的尸体一眼,哼道:“早走不就完了吗,非得跟这儿送死。”

    “卧草,王大根你个王八蛋居然安排狙击手,你跑不了的,老子一定要将你绳之于……”

    “绳你玛那个壁啊!”王大根笑骂道:“马四平,你就是个煞笔,想想这么长的时间你到底干什么有用的事了,除了用彭伟国交给你的权力胡作非为之外还干了什么?我让你住一段时间的院,那是给你机会,没想到你还是一头撞进来了。你不是问我当初那两具尸体是怎么来的吗?我杀的,这个答案满意吗?”

    马四平趴在地上跟条狗似的,不过好像连狗都不如,因为在王大根身边的菜花两眼血红,狂躁到了极点。

    “去吧!”王大根拍了拍菜花,这疯狗带着两条狗腿子噌地一下就窜了出去,吓得马四平全身打颤。

    王大根承认了,他终于承认了!马四平根本高兴不起来,往往一些罪犯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诲的时候,并不是说明他要伏法,也许他只是无所顾忌,准备杀人灭口而已。

    看着他那怂样,王大根笑了笑说道:“那一黑一白两个人的身份是外籍佣兵,他们该死,后来的黑杀小队也是我干掉的,至于留下一个活口……呵呵,那只不过是为了让他把我要等的人引出来而已。”

    马四平两眼失神,恍然间看到王大根的那副得意表情,看来一切都跟他猜测的一样,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王大根布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脆声,吴天达的腿被一枪击穿,痛得满地打滚。

    马四平身后趴着的两个警察一下子疯了似的往门外跑,可是才跑了没两步。

    突突突突……

    身中数十枪后,两人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马四平看到这一幕时,胯下一股子热流控制不住地往外喷,他想过无数的英雄画面,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样的场面下尿裤子!

    王大根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哼道:“现在你知道你死我活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了吧?你特么除了嘴臭,也就没别的本事了!”

    当马四平被王大根骂得没有半点脾气的时候,大门外走进来一个高高大大的褐发中年男子,将战术手套取了下来装进兜里,掏出一把手枪来,往地上还在挣扎的左天才补了三四枪,直到他不再动弹的时候,这才冲王大根笑道:“影,我们又见面了,听说你在这个国家有个名字叫王大根,很不错的名字!”

    王大根这一次没有笑,面对这个冷酷残暴的对手,他只有无尽的杀意,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还有个在地上装死的马四平。

    “蝰蛇,你来得好慢啊!”

    听到王大根的话进,蝰蛇笑道:“是啊,我要是再来晚一点的话,你就被这些警察给救走了。王大根,过去的每一天我都在等着这个机会,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今天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蝰蛇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的防弹衣给脱了下来,手枪也扔在了一边。

    王大根淡淡地说道:“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这么做了。”

    “哈哈……”蝰蛇笑道:“我真的挺佩服你们,死到临头还这么风趣,还记得你的那位战友怎么死在你的怀里的吗,对了,你脸上的伤疤,还会痛吗?”

    王大根想起那个跟他出生入死的人就倒在他的身边,而他的体力严重透支过后连自救都成困难,于是在跟蝰蛇小队硬碰硬的那一战,他们虽然没有输,但是赢得也十分的惨烈。

    不过现在好了,仇人就在面前,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咧嘴一笑,元气运转,脸上散着着微光。

    这一刻,蝰蛇头皮发麻地看着王大根,怎么可能,他脸的上伤疤……消失了!

    他没有眼花,这伤疤对王大根来说现在毫无意义。

    就在蝰蛇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王大根一步跨了起来,一道破空声擦着他的脸划了过去,击中身后的土墙,打出了头大的一个坑洞来。

    下一秒,王大根已经近直抵蝰蛇的面门。

    “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宰了你的女人!”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王大根侧目一看,就在大门外,蝰蛇的两名队员将林英竹给勒着脖子,枪口对准了她的太阳穴。

    砰!

    还没反应过来,沙包大的拳头一记摆拳,硬是将那个控制住林英竹的人的头给锤得歪在了一边,秒杀!

    另一人这才回过神,近距离的枪口准那无声无息杀到的二傻子的头时,被他一把将枪口给摁住了。

    “不要……”

    砰!

    血线狂飙!

    王大根头痛地揉着脑门儿,骂了一声煞比,手掌都被打穿了,二傻子还笑得跟个孩子似的。下一刻,脸色突变,受伤的手拿住那持枪者的手腕一拧,咔地一声,骨头被拆的同时,二傻子飞身一记边腿猛地抽在那人的头上,飞撞在墙上时,头已经断了。

    千钧一发之际,远外的狙击手已经准备好了,瞄准镜的目标正是二傻子,抠动扳机的瞬间,耳边传来一声低吼。

    狙击手头皮一麻,扭头那一刻,看到的是一只比雪原狼体型更大的猛兽,双眼血红,獠牙尽露。正想从腰上去摸那把手枪的时候,菜花双腿一蹬,电射般地朝狙击手扑了过去,一口咬在他的喉咙管儿上,疯狂地撕扯起来,只是短短的几秒种时间,一个蝰蛇小队基本被解决干净了。

    至于那个操控无人机的通讯兵,下场跟狙击手一样,被两只库连活活给咬死,尸体被狗拖回了院子当中。

    外面的古镇欢声笑语,谁又会知道相隔不远的王家院子却是人间炼狱呢。

    “如果按照训练要求,严格执行战术的话,你们五个人也许还有机会。”

    听到王大根的话时,蝰蛇看了看他带来的最精锐的队员,居然跟王大根一个照面就被解决了。

    “我一个人也够了!”

    寒光一闪,刀影照着王大根的头猛地刺了过去,只不过那刀尖离王大根的头还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时,蝰蛇的身体僵在了原地。

    菜花几条狗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蝰蛇觉得自己会被这几头畜牲给吃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蝰蛇的余光看着王大根将一根一根的九云星毫针给刺进他的身体,虽然感觉不到一点疼痛,但是却让他无比的恐惧。

    此刻的二傻子已经把林英竹背回了自己的家里,她晕过去了,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在王大根的指示下,二傻子把这些已经死僵了的佣兵像腊肉一样,挂在了院墙外边。

    在院子里,蝰蛇被架在了一个十字架上,衣服已经被拔开了,身上插着针,满头大汗,说不出话,只得瞪大了眼来表示自己的吃惊之情。

    “我不想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口号,只是想告诉你,我国古时候有种刑罚,叫着凌迟,什么意思呢,就是一把刀把你身上的血一片一片地割下来,整整一千刀,一刀都不能少,你很荣幸,成为文明世界第一个享受这种刑罚的人。

    “我叫王大根,是一名养生师,擅长点穴按摩术,现在就是用这种方法封闭了你的九大穴位,让你不知道痛,也不会昏过去,你可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就像块牛排一样被老子分解了……

    “还记得你是怎么一刀刀地刺死我的战友的吗,围点打援?虐杀致死?没关系,今天通通都还给你……”

    这一幕与这些冰冷的话语吓得地上的马四平装死都装不平静了,全身抽了起来,他真害怕自己才是那个被架起来的人。

    王大根啐了他一口,拿起那把锋利的刀来,第一刀在大腿上滑喇下来,鲜血狂涌,一整片皮肉被剥离了蝰蛇的身体。

    王大根并不是特别专注,下刀这玩意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抬头看了看满头大汗的蝰蛇,笑道:“这第一刀是送给那些被绑架后死在学校里的孩子的。第二刀,是为了沙国恐怖袭击……”

    说着话,第二刀并排着第一刀的伤口喇了下来……

    听到这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时,马四平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叫道:“王大根,你特么就是头畜牲,你……呕……”

    正义爆棚的马四平一扭人头看到这血腥时,当场吐了个昏天暗地。

    一千刀,不多不少,到天亮的时候完成了,蝰蛇眼睁睁地看到自己脸上最后一块肉被割了下来,才在惊恐当中断了气。

    马四平倒在一堆呕吐物当中至今没醒,还有几条金针菇挂在脸上,这孙子头一天晚上看来是吃了火锅啊。

    王大根把针一根根擦拭干净后装回盒子里,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清晨的伍阳村被拉起了警戒线,所有的游客还在睡梦当中时,就被叫醒,然后离开了大批黑罩蒙面警察的控制范围当中。

    有人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差不多为了六七百警察,不知道美丽的伍阳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就是你们龙影的手段,果然厉害!”

    听到黄林的嘲笑声,石剑哼道:“黑杀从二十多年前就在全世界各地支持非法武装,他们这样的祸害怎么死都不为过。”

    黄林笑了笑道:“行了,石队长,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王大根这样的杀人狂魔就没必要再留着了,我接到的命令是,死要见尸!”

    石剑全身一抖,虽然百般不情愿,可还是带着人朝王家的老院子进发,不过他们手里的家伙事儿都没处在战备状态。

    伍阳村的突发状况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墙,多少人都在看着电视上直播的新闻,甚至还有人在外围直播伍阳村的情况。

    看到这一幕的发生时,圆奕、任阳和古宏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伍阳村他们得收下,王大根嘛,也必须得死。

    就在任阳低头翻手机看看有什么头条的时候,突然一条标题为《中汉省汉市江云区伍阳天回镇获本年度世界休闲组织最佳生态旅游金奖》,再看内容的时候的,任阳整个人都不好了,抓起电话赶紧给关长空打了过去。

    关长空一听这事也找到了这条新闻,接着,就是省里来的祝贺电话,而关长空,全然没兴趣去接受别人的祝贺,一拳锤在桌面上,大吼道:“王大根,你该死!”

    再看看圆奕,晨光下的光头看起来都无比的颓废,二千六百亿,他为的就是伍阳村,可是伍阳天回镇被这样的国际机构评选重奖之后,换句话说,伍阳村的一切都只能保持原来的样子,哪怕是丁点的改变都难以做到,王大根啊王大根,原来你一早就做好准备,难怪可以用二千六百个亿的价格把伍阳王的产业给卖掉。

    想到这里时,圆奕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两眼一抹黑,仰头就倒了下去……

    王大根看着那个乖妹子发来的短信,知道伍阳村保住的时候,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跟二傻子两人坐在后院的井口旁边,点了根烟享受了起来。

    只见关欣和蒋晴晴被石剑带到了后院,因为那血腥的场面不忍让她们看到,所以戴了头套,取下来的一瞬间,两个女人都哭着朝王大根跑了过来。

    “你个煞比,为什么把我们支开?”蒋晴晴在王大根的身上一阵乱锤,嗔个没完。

    而关欣就要乖巧得多,轻轻地靠在王大根的怀里抽泣。

    王大根叹道:“不让你们来,就是不想让你们看到世界有多残酷,你们还来干什么?”

    “我怕什么,我要是怕的话,当初还说什么跟你在一起。”蒋晴晴吼道:“我不管,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答应过我的。”

    关欣昂起头来,说道:“我也一样,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去死呢?”王大根笑问道。

    “死也要在一起!”

    没想到这话居然是蒋晴晴和关欣同时说出口的,把不远处站着的石剑都看愣了。

    “卧草,卫生员,放你回来成家立业,你个小兔嵬子居然三妻四妾,早知道这么爽,我也退了啊!”

    王大根看了看当年那个把他从普通军队忽悠进龙影的伺养员儿,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会特么死人的,你也愿意吗?”

    这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们都知道,王大根没有开玩笑。

    石剑清了清嗓子道:“走吧,跟我们回龙影,没人能动你。”

    王大根摇了摇头道:“回不去了,我今天做的这些事只有两个目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断了自己的退路,队长,你保不住我的,外头最少十把狙击,如果他们看到的不是我的尸体,倒下的就是你们。”

    身在指挥车的上的黄林并不知道后院发生了什么,石剑他们故意掐断了通讯,让他听不见对话,这让他非常不安,而特调六局应付这样的情况,通常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实战解决所有的顾虑。

    “强攻!”黄林冷冷地冲对讲机喊出了这两个字。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人端着冲锋枪冲进了王家的院子,石剑慌了,手里枪自然地对准了王大根。

    这一刻,王大根低头朝冲左右两个贴心的女人问道:“怕吗?不用怕,我不是带你们去死,而是换一个地方重新活。”

    这话被冲进来的马四平听到时,眼看着几条狗一同跳进了那没有青石板遮掩的井口,二傻子接着也跳了进去。

    “井下边是地道,王大根要跑,快抓住他!”

    话音未落,王大根嘿嘿一笑,夹着两个满脸幸福的女人纵身跳进了井中。

    “卧草尼玛,你特么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住你的。”马四平吼了一声,追着王大根的身后也跳进了井里。

    这时,一群拿着枪的人冲进后院时,马上把井口围了起来,那一瞬间,一道白光冲天而起,不知名的力量也在这一刻爆炸开来,将连同石剑在内的数十人全都冲击倒地,再爬起来的时候,他们毫发无伤,这才想起来去看看井里的人。

    可是……平整的地面上,哪里有什么井口呢。

    挖掘工作持续了三天,生命探测,热能探测,工程机械,能用到的都用到了。垂直挖了五十多米,屁都没有,那数十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那口井真的存在吗?

    “通知所有部门,停止挖掘,封锁所有消息,省里全面接手伍阳天回镇,所有规划作废,全力保护伍阳天回古镇。”这是叶开胜在现场下达的命令。

    黄林跟见了鬼似的,亲眼目睹一切的发生,却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吗?

    这些玄妙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王大根他们,的确还活着。

    两眼睁开时,王大根的双手被蒋晴晴和关欣死死地抓着,起身起把她们也弄醒了,眼前这片美妙的世界让她们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是哪儿,是仙境吗?

    二傻子带着几条狗打了猎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道:“弟弟,吃饭咯!”

    王大根笑道:“哥,以后把名字还给你吧!”

    “不用,俺习惯被叫二傻子了,再说,大根大根的,这名字真难听死了,还是你的留着吧!”

    王大根没想到这样的话居然是从二傻子的嘴里说出来的,他没有生气,慢慢地站了起来,朝山崖外的五彩祥云看去,日月同辉,飞兽满天的景致如同身处梦你境。

    “砰!”

    一声枪响,惊起飞鸟无数,王大根回头的时候,马四平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满脸是血地拿枪指着他道:“王大根,我说过,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了你。”

    就在王大根轻轻一叹的时候,遮天蔽日一道黑影轰然拍了下来,直接将马四平拍成了肉泥。

    而众人面对眼前巨大的兽躯时,满是惊骇。

    就在王大根将关欣和蒋晴晴护在身后的时刻,突然听到有人大笑道:“孙子,你们终于来找爷爷了!”

    这一刻,王大根和二傻子笑得跟孩子似的!

    (全书完)

    后记!

    五年后,金花银行与天海重工的官司仍在继续,一千亿的资金成了死账,明知道永远不可能拿回来,可布来德始终没有放弃,甚至还通过各种手段想把那个人找出来……

    五年后的江云,鬼城一座,房价虚高,无人问津!作为曾经的功臣关长空,住在德仁医院的精神科病房里,天天跟一群病人开会,教猪爬树。

    伍阳天回镇迎回了华晨这位真正的父母官,他什么都不用做,因为这里有他留下的一切,已经足够这里的人丰衣足食。只不过原来以伍阳天回镇为基地的所有产业全部宣告破产,酒店、餐厅、美容养生,最惨的应该是那当年卖出天价的玉米烧。这也直接导致盛世集团破产被清算。

    至于佛门,无本买卖虽然好做,但是出了圆奕这样的败类,直接连累宗教禁止从商的立法,元气大伤。

    某一天,郑裕先突然死在了出差的路上,身子被重卡压成了两截。

    同时,一位高贵的妇人带着一个俊朗帅气小男孩儿来到伍阳天回镇,撕开了王家老院子的封条,来到后院的平地上,摆了酒肉,点了香蜡,烧了一堆纸钱。

    “妈妈,爸爸在哪儿呢?为什么看不到爸爸啊?”

    女人微微一笑道:“叫叫爸爸吧,他能听见……大根,我带儿子跟女儿来看你了,他很乖,我经常给他看你的照片,你安心吧,那些曾经负你的人,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轰……

    远在京华的主干道上,突然发生一起爆炸,死者黄林,身份信息不详……

    作者题外话:养生师到这里就是完结了。老猪今天把所有的存稿放在了三月最后一天全部暴发,感谢所有陪着养生师走过来的兄弟。有的朋友肯定觉得不完美不精彩。但是老猪觉得这是我能给各位最好的交待了。老猪新书《女厂长的私房高手》已经上传,咱们新书再见。最后对养生师的兄弟们说一声,真的感谢你们了!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5/5305/4281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