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小说 > 都市言情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402章 大结局(下)

第402章 大结局(下)

推荐阅读:

    赫连城和南妮的婚礼,是按照南妮的意思举办的露天婚礼。

    漫天粉色的氢气球让沈初觉得像是落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青色的草坪上,洒满了白玫瑰花瓣,红毯是由香水百合堆砌而成。

    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香水百合的香甜气味。

    沈初和季黎坐在观众席上,司仪在红毯上口若悬河,神父就站在边上,面带微笑的看着赫连城。

    赫连城穿着一件黑色的燕尾服,高挑的身材站在红毯上,帅气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赫连城旁边站着西装革履的路熙然。

    看惯了路熙然穿着一身戎装的样子,也习惯了路熙然不修边幅的白衬衫,沈初这还是在除了自己的婚礼上,第一次看到路熙然穿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站在赫连城旁边的路熙然,显然有些不安。

    在司仪的介绍下,南妮终于在赫连婉儿的陪伴下,缓缓地走上了红地毯。

    周围的乐队奏起了婚礼进行曲。

    黑土和漫儿作为花童,一左一右的走在前面撒花。

    漫天飞舞的花瓣像是下了一场雨,朦胧中,新娘雪白的嫁纱美得有些不真实。

    婉儿拖着长长的婚纱拖尾,目光却死死的落在了路熙然的脸上。

    “我现在临阵脱逃还来得及不?”路熙然小声的看着赫连城问。

    赫连城点点头:“行啊,你死了差不多。”

    “那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你老实告诉我,你妹妹这打的是什么主意?”路熙然撞了一下赫连城的肩膀,示意。

    结果却换来赫连城的一句:“我和咱家小公主关系不好,我怎么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路熙然真想一脚把赫连城踹下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赫连婉儿随着南妮,终于站定在赫连城面前。

    路熙然直接别开脸,不敢看赫连婉儿。

    突然想起自己那日没经过赫连婉儿的同意,就私自把他送上了飞机。

    从那以后赫连婉儿一直再也没有找过他。

    以前在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路熙然和赫连婉儿几乎每天都会发几封邮件聊聊日常,可自从那以后,赫连婉儿貌似把他拉黑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可是路熙然怎么也没想到,赫连婉儿会这么坚持。

    路熙然对赫连城这兄弟,其实是怀恨在心的,因为当他问他伴娘是谁的时候,这丫的当时百分之百确定的跟他说:“我请了云锦做伴娘。”

    眼看着南妮走到赫连城面前站定,路熙然这才看着赫连城说了一句:“你之前不是说伴娘是云锦?我他妈当时是幻听了吗?”

    “这话可别乱说,老子行的正坐得直,你好生寻思寻思,我当时是不是说,我请了云锦做伴娘,我是说我请了云锦做伴娘,可是我也没想到云锦会拒绝我啊!你说是吧……”

    说完,赫连城转身就拉住了南妮的手。

    这下路少校更火冒三丈了,合着就他一人被所有人联合着骗过来了呗!

    反正这仇他路熙然是记下了。

    所以当神父在问在场的人有没有人反对这桩婚姻的时候,路熙然突然举起了手。

    “造反呢?”赫连城回头瞪了路熙然一眼。

    路熙然冲着南妮的方向眨了眨眼睛:“其实我是来抢亲的。”

    红毯下,沈初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说路熙然是来抢南妮的还是来抢赫连城的?”

    季黎笑着回:“他除了赫连婉儿,谁都抢不走。”

    为毛沈初觉得这话竟然是如此的有道理呢!

    南妮整个表情瞬间委屈了,早就知道赫赫和路少校有奸情来着,赫赫还打死不承认,非说他这么多年来喜欢的人都是自己,这下好了,真相大白了吧!

    赫连城回头看着路熙然勾起唇角,说:“兄弟,你抢错会场了,今天结婚的人是我,不是我妹。”

    说着,赫连城就一把将南妮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弯腰,吻上了小女子娇艳的红唇。

    红毯边,云锦穿着一抹浅绿色的鱼尾长裙晚礼服。超模身材的她,穿什么都让人移不开眼睛。

    原本是选中了一身大红色的长裙,却怕抢了新娘的风头,所以她才换成了一身浅绿色。

    这会儿看着红毯上的佳人,她便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果然有爱的女人最幸福。”

    “想不想变成幸福的女人?”身边突然传来苏子煜的声音。

    云漫端着香槟的手,抖了一下,没说话。

    “有没有想过你将来的婚礼会是什么样的?”苏子煜倒是没有继续纠结刚刚那个问题,而是换了一个新的问题问苏子煜。

    云锦点了点头,那是自然了。

    应该说每一个女孩子都幻想过这个问题,会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又会举办一场怎样的婚礼。

    “说来听听。”苏子煜坐在云锦身边,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云锦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于是大大方方的开口:“海底。听说可以在海底举办婚礼。蔚蓝的海水,波光粼粼,折射出肆意曼妙的日光纹路,各种各样美丽的鱼群在身边环绕着,然后放着轻快又醉人的曲调,穿着婚纱,一步步的朝着穿着礼服的他走过去,微微一笑……”

    话说到这里,云锦戛然而止,因为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幻想和自己结婚的男子,竟然是苏子煜的脸。

    突然结束的描述,让苏子煜至始至终都面带微笑。

    等到她突然不再开口的时候,苏子煜才笑着问她:“想知道我期待的婚礼吗?”

    其实在云锦的心中,苏子煜是一个很完美的人。谈吐高贵,举止优雅,为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所做的没一件事情都不会给对方造成任何的压力,总能无条件的体贴,让人不知不觉就沦陷其中。

    愣了好一会儿,云锦才回过神来,像苏子煜这样的人,会期待怎样的婚礼,云锦还当真无法想象。

    所以过了一会儿后,她点了点头,问苏子煜:“那你期待的婚礼是怎样的?”

    “蔚蓝的海水,波光粼粼,折射出肆意曼妙的日光纹路,各种各样美丽的鱼群在身边环绕着,然后放着轻快又醉人的曲调,那个女人穿着婚纱,一步步的朝向穿着礼服的我走过来,微微一笑……”

    那一瞬间,云锦抬起头看苏子煜。

    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就这样被她握在了手里。

    “苏子煜。”

    云锦突然叫了一声,却换来苏子煜一句:“别说话,一会儿有好戏看。”

    苏子煜抬头看着红地毯的方向,云锦倒是好奇有什么好戏,于是也随着苏子煜的目光看了过去。

    舞台上,南妮正要扔捧花。

    沈初原本想推云锦过去抢捧花的,可是一回头,却看到苏子煜和云锦竟然十指紧扣。

    她默默地回过头去,冲着季黎会心的勾起唇角傻笑。

    锦儿和子煜,真好。

    捧花丢下了红毯,最后落入了一名陌生女子的手中。

    女子穿着一席纯白色礼服,香肩半露,胸前一颗色泽纯正的月光石散发着幽蓝的光晕,随着耳垂上挂着的同色耳环相得益彰,黑色细绳高跟鞋在香水百合的衬托之下发出莹莹白光,她肌肤胜雪,宛若凝脂。

    弧形优美的抹胸设计,让纤细的腰肢勾勒出水蛇一般的妖娆曲线。高绾地黑色发髻与胜似白雪的礼服相得益彰,她手里攥着一束精致的捧花,唇角微扬。

    沈初很少见到这般吸引人眼球的女子,她的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点小女人的娇媚,却又让人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产生一种只可远观的高清冷意来。

    “那是谁啊?”沈初看着女子的方向问季黎。

    很显然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女子吸引了过去。

    季黎瞥了一眼,然后摇头:“没见过。”

    “真是好美。”沈初不由自主的有种赞叹着,季黎却是拿过旁边的糕点,送进了沈初嘴里。

    红毯上,南妮和赫连城再一次拥吻。

    赫连婉儿走到路熙然面前站定。

    “别过来,再靠近一步我就叫非礼了啊!”路熙然后退一步。

    然而赫连婉儿却直接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就在路熙然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回头,却看到赫连婉儿竟然朝着路首长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女人是想干什么?

    路熙然上前,一把抓住了赫连婉儿的手臂。

    “放手!”

    婉儿高冷的声音传到了路熙然耳朵里。

    路熙然无奈的问:“你想干嘛?”

    “去给路首长打一声招呼。”婉儿说。

    “打什么招呼,又不是不认识你。”路熙然显然已经知道了赫连婉儿去找路首长,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赫连婉儿语气平淡的看着路熙然开口:“那就不打招呼了吧,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不听。”

    “那我还是去找路爷爷吧。”

    “站住!”路熙然冲着赫连婉儿的背影吼了一句。

    大家的关注点都在红毯上拥吻的那一对新人身上,倒是没人注意这边的情况。

    赫连婉儿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路熙然:“去法国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在想一句话,有人说,一厢情愿的喜欢,就是给对方的负担。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那这就对了,你这样的想法是很好的,你这样容易造成我的负担,而且你说你这么优秀,又漂亮又聪明条件又好,双商皆高的,犯得着追着我这个劣质产品浪费青春么?你能这样醒悟就最好不过了。”路熙然拍了拍赫连婉儿的肩膀,表示安慰。

    然而没想到赫连婉儿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我话还没说完呢!一厢情愿的喜欢对对方来说,或许的确是负担。我是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所以我认为解决这个负担只有两个途径。一个就是再也不要一厢情愿的喜欢一个人了。而去了一趟法国,让我发现,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一厢情愿变成两厢情愿三口之家,最后其乐融融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我才回来了,所以你也别逃了。我们试试吧,试试看能不能两厢情愿,如果实在不行……”

    “实在不行你就放过我吧!我是渣男。”路熙然双手合十的对着赫连婉儿祈求。

    却换来婉儿平淡的一句:“你渣男我绿茶,挺配的。”

    婉儿反手学着路熙然之前拍她肩膀的姿势,也拍了拍路熙然,然后勾起唇角,笑了。

    路熙然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回头看着季城的方向,想求救。

    可没想到季老大此刻身边竟坐了一个身穿白色露肩晚礼服的女子,正是刚刚接到捧花的那个女人,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

    季城正抬起头和路熙然对视。

    女子莞尔一笑,从捧花中抽出一朵玫瑰花,递给季城:“送你的。”

    路熙然颇有些惊喜的看着赫连婉儿问:“那妖艳贱货是谁?”

    “……”婉儿哭笑不得的回:“什么妖艳贱货?你说云渺吗?孟子规老婆,最负盛名的年轻考古学家里就有她的而一席之地。她是孟家的童养媳,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孟子规,本来性格温顺善解人意的,可是二十二岁那年去希腊考古归来以后,整个人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变成了现在这模样,正在和孟子规闹离婚……”

    “云渺?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路熙然意味深长的皱了皱眉。

    台下,季城并没有伸手去接云渺递过来的玫瑰花。

    云渺倒是丝毫也没觉得尴尬,而是唇角轻勾的看着季城笑了:“舞台上哪个才是你的心上人?竟让你看得这么出神。”

    “舞台上没有我的心上人。”季城接过女子递过来的那一朵香槟玫瑰。

    然后又还给云渺:“鲜花配美人。”

    “云渺,我叫云渺。”女人涂着鲜红色的指甲,单手撑着自己白皙妖娆的脸蛋,一双精致漂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季城,唇角轻勾:“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晏几道《鹧鹄天》?”季城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红酒杯,抬起头看向云渺。

    云渺笑容倾城,端起手中的香槟和季城碰了碰杯。

    “好像是呢!”云渺声音轻轻的挑起,很是勾人。

    然而季城对于这样的搭讪,却显得很淡定。

    因为他几乎已经坚信,越美的女人,危险系数越高。

    更何况眼前的云渺,那是一个美得像妖精的女人。

    而事实告诉他,一个美得像是尤物一样的女人,如果主动上前勾引搭讪的话,那么后果多半和自己所想的不同。

    所以相比之下,季城的语气显得十分冷漠的对着云渺说:“与其又是送花又是吟诗的搭讪,云小姐不如直接告诉我你之所以主动的原因。云小姐觉得呢?”

    云渺薄唇一勾,笑着回:“大概是因为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上辈子一定认识你。”

    云渺的表情太过认真,让季城足足沉默了三秒钟之后才回:“是吗?不信。”

    “哦~那倒是有些可惜了。”云渺将手中摇晃着的香槟一饮而尽。

    然后对着季城眨了眨眼睛,掏出手机随意的把玩着。

    她雪白的双腿交叠,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就勾在脚尖,轻轻的摇晃着。

    这样绝色的女人,天生就是毒。

    季城毫不犹豫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身后却突然传来云渺漫不经心的声音:“先生就不留一个我的电话号码吗?”

    “你想太多了。”季城说。

    云渺却并不懊恼,反而是有些遗憾的勾起唇角,反问:“那如果我主动想留一个你的电话笔号码呢?”

    她收起手机,坐在座位上,抬起头看着季城。

    然后,她从季城的表情里清楚的得到了答案。

    她穿好鞋子,站起身来,微微嘟了嘟唇:“听别人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看来都是骗人的呢!不过也没关系,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主动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的。”

    “我欣赏你的自信,不过仅限欣赏而已,我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云渺伸手,突然拉住季城的领带,然后朝着自己的方向狠狠地一拉。

    季城猝不及防的弯腰靠近云渺。

    她的红唇勾起一抹魅惑的弧度:“先生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我是信的,可是没有人不喜欢长得漂亮又聪明的女人不是吗?”

    说着,她突然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这次,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了,季城直接把着女人的手臂将她推开。

    然而女人却只是优雅的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走了。

    季城还在发呆,路熙然就已经从红毯上走了下来,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问:

    “你和云渺认识?”

    “你怎么知道她叫云渺?”季城问。

    路熙然一看季城这表情,瞬间了然:“所以你不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孟子规正在闹离婚的老婆?”

    孟子规?

    季城摇头:“不认识。”

    他看着路熙然问:“你和赫连婉儿……”

    “他答应和我试试了。”赫连婉儿走到路熙然身边,说。

    路熙然冷哼一声:“可不是嘛!还威胁我说,要是我不和他试试,他就去告诉我家老爷子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他妈不孕不育行不行!”

    “行啊,丁克家族我也不介意。”赫连婉儿笑着挽着路熙然的手,笑得很是满足。

    然后环顾四周看着季城问了一句:“对了,萌萌呢?怎么没看到萌萌?”

    婉儿真的很喜欢那个没心没肺的萌萌,在路熙然去做卧底的那段时间,婉儿的情绪很是崩溃,是欧萌萌每天跑过去逗她开心。

    婚礼开始之前她在准备给南妮当伴娘,所以来不及跟她打招呼,结果这会儿有空了,反倒是不见她人影了。

    季城也看了看周围,这才回:“好像是吃坏肚子了,老二陪着她去医院了。”

    医院。

    欧萌萌捂着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季羽:“完了完了,小羽毛,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你只是吃多了。”季羽伸手摸了摸欧萌萌的脑袋,最近的欧萌萌特别能吃,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嘴里塞,趁着他一个不注意就给吃撑了。

    季羽伸手摸了摸欧萌萌圆滚滚的小肚子,微微皱眉:“你告诉我,你是吃了多少东西才能把肚子吃得这么圆润的!”

    一说到这个话题,欧萌萌就心虚的低下头去,弱弱的说:“人家这不是圆润,人家这是……胖了……”

    “你……”

    医生拿着检查结果出来,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季羽开口:“Yourwifeisveryhealthy.Andcongratulations,youwillbeafather.”

    医生的第一句话告诉季羽,说欧欧萌萌很健康,这让欧萌萌松了一口气,傻笑的看着季羽:“还好医生说我没事,我就说我的胃是很强大的嘛!”

    话说完,欧萌萌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刚刚医生对季羽所说的后一句话。季羽要当爸爸了?当爸爸了!!

    什么情况,欧萌萌一把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双萌哒哒的眸子瞬间瞪得老圆。

    他一把夺过医生手中的B超单,看着那黄豆芽大小的小东西,整个人惊讶得合不拢嘴来。

    季羽直接抽走了她手中的单子,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然后一口流利的英文问医生:“你的意思是,她怀孕了?”

    “是的,已经有五周时间了,恭喜你。”说完,医生笑着对季羽说:“肚子疼只是因为吃得太多了有些不太消化,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用担心。”

    反正接下来的话,欧萌萌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等到季羽谢过医生之后。

    欧萌萌整个人才突然之间一下扑在季羽怀里,抱着他的脑袋就踮起脚狠狠地亲了他好几口:“老公,你太棒太棒太棒了,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怀孕了。哈哈哈哈,我终于可以给你生猴子了,哈哈哈哈,我终于……唔……”

    欧萌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羽弯腰直接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精致红唇。

    ……

    季羽给季黎打电话说正在回去的路上,并且告知了欧萌萌怀孕的这个大喜事儿。

    云锦高兴的勾起唇角:“我得赶紧去把我女婿给接回来!”

    说完,牵着漫儿的手就往外跑。

    苏子煜无奈的勾起唇角,一边追一边温柔的说:“跑慢点,别摔了。”

    路熙然摇摇头,弯腰就抱起了黑土:“走,宝贝儿,路叔叔带你出去看美国大美妞。”

    “喂,路熙然。等等我!”赫连婉儿赶紧追了出去。

    沈初和季黎相视而笑以后,季黎伸手摸了摸沈初的脑袋:“带你去个地方。”

    沈初以为季黎只是要带她到纽约到处转转,可是没想到却把她带到了机场。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沈初好奇的问。

    “旧金山。”季黎回:“路熙然会照顾好黑土的,走吧!”

    说着,他牵着她的手,上了飞机。

    整个纽约的夜景,尽收眼底。万家灯火,明明暗暗,美得不怎么真实。

    沈初靠在季黎的怀里,突然想起了和季黎的初次相遇,就在旧金山的成巷口里。

    有多少个年头,她都在后悔那一夜毁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可如今,她却又多庆幸,还好遇到的人是他,是季黎。

    命运或许总是带着开玩笑的态度让人百转千回,但没有走到最后那一刻,谁都不知道生命还会有多少惊喜。

    刚下飞机的温凉,就接到了来自舒慕染的电话。

    舒慕染告诉沈初:“尹夕沫最终还是去找沈谦了,我大概也该回到属于我的生活。下个月二十三号维也纳音乐大厅有我的演奏会,到时候我把票给你寄过去,记得一定要来。”

    沈初抿了抿唇,应了一声‘好’,还有她一直欠他的一句‘对不起’和‘谢谢’。

    电话那头的舒慕染却很是舒心的笑了:“遇到你很高兴,最终这样结局我也并没有觉得可惜。偶然的开始,莫名的结束,挺好的。”

    说完,舒慕染挂断了电话。

    季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沈初忍了忍,最终还是扑进了季黎的怀里。

    这些天来,她一直想给沈谦打一通电话,想对他说那些来不及说出口的忏悔和感动。

    可最终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他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要和她有关的一切,他都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叶女士说,现在的沈谦虽然还在接受治疗,但笑容却是真的。

    沈初想,若是他再记起来,是不是就会再痛一次。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

    最初他以为是他抛弃了自己,可最后自己却负了他……

    罢了吧!

    最深的伤口也总会愈合的,虽然会留下丑陋无比的疤。她就是沈谦心底的那一道疤,好不容易愈合了,她又怎么忍心再去撕开一次呢?

    ……

    华盛顿。

    叶婉莲看着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口的尹夕沫,她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行李箱,一身黑色的劲装,目光清冷的看着叶婉莲:“主呢?”

    “打了镇定剂,在二楼休息。”

    “我知道了。”尹夕沫提着行李箱上楼,轻轻地走到二楼的房门口,然而最终却没有推开房门。

    叶婉莲走到尹夕沫身后:“怎么不进去?”

    尹夕沫并没有开口回答。

    叶婉莲拿过尹夕沫手中的行李箱,怜惜的看着她问:“傻丫头,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再也不会原谅他了吗?”

    “是啊,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我在想,我要是能少喜欢他一分,那该多好……”

    可是爱情就是爱情,心动的时候是怎么也阻止不了的。

    就好比心碎的时候,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愈合。

    有些人遇到了就是遇到了,想要摆脱,毕生也未必能做到。

    于她而言是这样,于你我,也是如此……

    ……煜锦小剧场……

    三年后。

    云漫趴在办公桌上看着苏子煜,一身火红的内衣镶嵌着精致无比的宝石。

    她媚眼如丝的对着苏子煜勾了勾:“老公,明天我穿这套走秀,美吗?”

    正在做报告的苏子煜,头也没抬的应了一句:“美。”

    “你看都没看就说美!你抬起头看我一眼,你赶紧的,先看我一眼再忙嘛!”云锦一双修长匀称的大长腿横在了苏子煜电脑前。

    苏子煜顺着云锦的大长腿看上去……

    云锦撩拨着自己已经留长的长发,“老公,我美吗?”

    只见电脑被苏子煜突然合上,他丢了报告,一把将办公桌上的小妖精打横抱起:“看样子明天是不用走秀了。”

    “为什么?”她白皙的手臂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的问。

    次日。

    云锦去刷牙的时候,看了一眼镜子,于是……

    “苏子煜,老娘昨晚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用力不要用力不要用力吗?你大爷的老子就像被人家暴了似的,怎么走秀怎么走秀怎么走秀?!”

    半睡半醒的苏子煜走到云锦身后,低头又在云锦脖子上种下一粒草莓:“走给我一个人看,我不嫌弃。”

    结婚后云大小姐才知道,原来禁欲系的意思是:话少面瘫表情屌,器大活好性欲强!!

    ……羽萌小剧场……

    产房外。

    欧萌萌刚从产房被推出来,哗啦一声就哭了。

    季羽赶紧上前抓住欧萌萌的手:“老婆,怎么了?”

    在欧萌萌预产期之前,季羽就问过沈初,说是顺产之前的阵痛会要命,而欧萌萌又是个天生怕疼的人。根据一声的意思也说孩子有些胎位不正,所以采取了剖腹产的方式,照理说现在刚从产房推出来,麻药没过,不会太疼。

    可欧萌萌却哭天抢地的样子,着实吓坏了季羽。

    一听到季羽安慰自己的声音,欧萌萌哭得更响亮了,抽抽噎噎的说:“老公,呜呜呜……咱们家儿子长得也太丑了,一点也不像你,我可能是偷人生的。呜呜……”

    季羽:“……”

    ……婉熙小剧场……

    五年后。

    路熙然表情凝重的看着赫连城:“帮我找个好点的妇科医生。”

    “你变性啊?”赫连城靠在阳台栏杆上。

    路熙然吸了一口烟:“你到底要不要帮忙给我找个好医生,我跟你说,这事儿你要是帮了我,我们还是兄弟。”

    “那我要是不帮你呢?”赫连城挑眉问。

    路熙然唇角邪肆一勾:“呵呵哒,你要是帮了我,咱俩还是兄弟,你要是不帮我,那……老子就只能做你妹夫了。”

    “等会儿,信息量有点大啊!”赫连城理顺了这关系,才看着路熙然说:“卧槽,这么多年,婉儿终于如愿以偿的把你睡了?!”

    “我睡她……”

    路熙然话还没说完,赫连城就拿着手机打开了微信群:“婉儿成功睡了路少校,喜大奔普普天同庆,兄弟们,燥起来啊!”

    路熙然:“……”

    一把夺过手机:“都说了是我睡她我睡觉她!”

    ……谦沫小剧场……

    十年后。

    超市里。

    尹夕沫低头看着三岁大的宝贝女儿:“小诺,冰淇淋只能吃一个。”

    “那我把这个冰淇淋换成冰棍好了。”说着,小家伙屁颠屁颠朝着冰柜的方向跑去。

    “小诺!!”夕沫拔腿就追,旁边却突然横出一条修长的腿。

    夕沫一时之间未能反应过来,于是瞬间在超市里摔了个四脚朝天。

    就在夕沫眉头蹙得死紧的时候,罪魁祸首迈着大长腿朝着夕沫的方向走过去。

    头顶笼罩下来一层阴影,尹夕沫小心翼翼的抬头。

    一张熟悉至极的脸,在她面前放大。

    “少……少主……”

    “说多少遍了,叫老公。”

    ……初黎小剧场……

    维也纳音乐大厅。

    在舒慕染匀称白皙的手指下,每一个音符都直击沈初的心灵深处。

    音乐会结束后,沈初和季黎一起去了后台。

    舒慕染刚脱下燕尾服,沈初突然之间捂住自己的肚子朝着季黎的方向倒了过去,她一手扶着腰,一手抓着季黎的袖子失声大吼:“老公,老公……我好像,我好像要生了……好痛……”

    “什么?”季黎生平第一次如此慌乱。

    已经有过一次接生经验的舒慕染,没想到自己还会第二次给沈初接生……

    他赶紧伸手扶住了沈初,然后有条不紊的对着季黎说:“快出去开车!”

    季黎这才找到方向,赶紧转身往外跑。

    刚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舒慕染的声音:“算了,先把人抱出去!”

    “哦哦!”季黎回头,一把抱起了舒慕染。

    舒慕染欲哭无泪,指着季黎:“你抱我干什么,抱你老婆啊!!”

    季黎赶紧丢了舒慕染,弯腰就把沈初抱起来朝着外面跑去。

    “快开车!”舒慕染刚对着季黎把话说完,然后就赶紧爬上后座对着沈初开口:“深呼吸,想想上次生黑土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哎哟,你这还没进产房你就开始咬我啊?嘶,你还掐我!!”

    “啊……下次……下次我保证不在你……你面前生孩子了,痛!”沈初一口咬住舒慕染的手臂。

    舒慕染脸憋得通红,最后破罐子破摔的看着沈初:“咬吧咬吧咬吧……”

    说完回头看着沈初:“孩子叫什么名字?”

    “小恋。季小恋啊啊啊啊啊……”

    舒慕染低头看着痛得崩溃的沈初,释怀的勾起唇角。

    恋。

    挺好。

    …………

本文网址:http://www.35kn.com/xs/4/4909/3894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5k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